亲!欢迎光临上海钢琴回收,我们专业从事上海旧钢琴收购,二手旧钢琴回收,钢琴回收价格查询等业务
上海旧钢琴收购-二手旧钢琴回收「价格查询」上海柏通乐器  txt  xml
当前位置: 上海钢琴回收网 > 调音常识 >> 你熟悉中国青年钢琴演奏家朗朗
调音常识

你熟悉中国青年钢琴演奏家朗朗

时间: 2018-07-09 10:46:29 阅读 225 次  作者: 上海柏通琴行

郎朗(1982年6月14日),出生于中国沈阳,满族人,是一位钢琴家。他是当今世上最年轻的钢琴大师,被《芝加哥论坛》誉为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年轻音乐家。美国《人物》评选“20位将改变世界的年轻人”之一。郎朗音乐会在欧美票房排名第一。2010年8月当选十一届全国青联副主席。

  郎朗是第一位与柏林、维也纳、美国五大等所有一流乐团长期合作,在全世界所有的著名的音乐厅举办个人独奏会的中国钢琴家。年仅22岁的他,已成为继霍洛维兹和鲁宾斯坦之后世界钢琴界的又一位领军人物。郎朗的音乐才华以及热情奔放的性情相得益彰,使他成为古典音乐最理想的诠释者和年轻人心中的偶像。

  郎朗1982年出生于沈阳,3岁开始向朱雅芬教授学习钢琴。5岁获得沈阳钢琴比赛冠军并举行了首次独奏会。年仅9岁即进入中央音乐学院附小,师从赵屏国教授。1993年获得全国星海杯钢琴比赛专业组第一名。11岁时,在德国举行的第四届国际青少年钢琴家比赛中赢得桂冠并获杰出艺术表演奖。1995年,13岁的郎朗在北京音乐厅演奏了肖邦的全部二十四首练习曲,更在日本举行的柴可夫斯基国际青年音乐家比赛中荣获第一名。在大赛的音乐会上,他与莫斯科爱乐乐团演奏了肖邦的第二钢琴协奏曲。14岁在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开幕音乐会上被指定担任钢琴独奏,江泽民主席作为嘉宾出席。之后,郎朗进入费城柯蒂斯音乐学院,师从钢琴大师格拉夫曼。3个月后,与国际著名的IMG演出经纪公司签约,从此走向了职业演奏家的道路。两年后又签约了世界著名的德国DG唱片公司,成为最受重视的艺术家。

  2004年,世界著名的美国CNN国际电视台在全球播出五套郎朗的专题报道。美国CBS电视台新闻60分钟播出郎朗的专题报道,该栏目曾经报道过的唯一一位中国人是领袖人物邓小平。所有美国最著名的POP SHOW都做过郎朗的节目。著名的英国BBC多次专题报道郎朗。此外,郎朗的音乐会在欧美票房排名第一,并创造了公开售票20分钟之后一扫而空的奇迹。同时,他的CD销售量在美国、德国、维也纳排行第一。

  2005年6月8日他与维也纳爱乐乐团合作《柴科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指挥是祖宾·梅塔。当时现场有10万观众,全世界有6亿电视观众。音乐会获得极大的成功,第二天,维也纳所有的报纸说:“郎朗是这个世纪最伟大的钢琴家、艺术家”。 6月12日,郎朗应中国广东省委宣传部、广东省电视台邀请参加“纪念冼星海诞辰100周年”大型音乐会,担任独奏,余隆指挥有100个女钢琴手和4大交响乐团担任钢琴协奏,演出协奏曲《黄河》,音乐会空前壮观。6月15日,郎朗首演维也纳金色大厅,再次与维也纳爱乐乐团合作,创下几十年音乐会最高的票房纪录(包括台上加座和站票),之后,乐团艺术家们激动地说:“卡拉扬出世了。”

  2005年4月30日,郎朗应著名的美国朱丽亚音乐学院的邀请,担任钢琴大师班讲座。这次大师班参加的人数最多,反响最好,成为有史以来上大师课的最年轻钢琴家。

  2004年柏林爱乐大厅独奏会上,郎朗首演拉赫马尼诺夫第二奏鸣曲,德国第一大报《镜报》称:“郎朗是21世纪的霍洛维兹,而听郎朗弹拉赫马尼诺夫,又使我们忘记了霍洛维兹”。2004年6月,郎朗到以色列与祖宾·梅塔及以色列爱乐乐团合作,以色列最重要的报纸评论:“郎朗演奏的肖邦《第一钢琴协奏曲》超过了鲁宾斯坦”。

  2005年10月9日,郎朗应美国总统邀请到白宫举行个人专场独奏会,成为第一位到白宫演出的中国钢琴家。总统先生授予郎朗“世界和平使者”的称号。

  2006年6月8日,郎朗在世界杯足球赛开幕式上演奏。全世界有30亿电视观众观看电视现场直播。

  郎朗在全世界合作过的指挥家有:巴伦伯依姆、艾森巴赫、祖宾·梅塔、西蒙·拉多、马泽尔、穆蒂、詹姆斯·莱文、木斯特、萨瓦利什、捷米尔卡诺夫、克林·戴维斯、迪图瓦、托马斯、贾维、捷吉耶夫、杨松斯等。这些世界级的指挥大师对郎朗的评价只能用“震惊”来形容。郎朗具有惊人的与听众进行沟通的能力,是令人振奋的艺术家之一。他是第一位与柏林爱乐、维也纳爱乐、美国五大交响乐团等所有一流乐团长期合作、在全世界所有的著名的音乐厅举办个人独奏会的中国钢琴家。1982年出生的郎朗,已成为继霍洛维兹和鲁宾斯坦之后世界钢琴界的又一位领军人物,他在美国、欧洲、亚洲等地巡回演出,并迅速在国际乐坛上掀起一股“郎朗旋风”。

  郎朗的音乐才华以及热情奔放的性情相得益彰,使他成为古典音乐最理想的诠释者和年轻人心中的偶像。究其原因,是郎朗的个人魅力使他拥有了其他古典音乐家所没有的大量“粉丝”和轰动效应。从某种意义上说,他是古典与现代的结合体,是对古典音乐的一种新的理解。郎朗的独奏音乐会,全部被安排在欧美最重要的音乐厅,最重要的音乐活动以及最重要的场次里,在当今世界乐坛上堪称翘楚。而郎朗对于公开演出十分投入,他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用于拓展年轻的古典音乐听众上。他是当前全球范围内将古典音乐推向时尚的龙头人物。